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晋的个人主页

 
 
 

日志

 
 

韩信谋反案中的几个重大bug  

2009-10-12 15:4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信谋反案中的几个重大bug

 

 

 

韩信是秦汉时期的军神,大汉的天下,百分之七十是他打下来的。他也是楚汉相争的终结者,汉高祖刘邦和西楚霸王项羽争夺天下,打起仗来,说得好听点,是胜少败多,说得符合实际点,那就是他被项羽追着打。项羽一边追一边喊:“是男人我们就单挑!”刘邦心里害怕,嘴上却特别硬,一边跑还不忘一边交代场面话:“兄弟玩的是高智商,不和你比蛮力!”

 

不过韩信一出手,情况立即反转。盖世英雄项羽被韩信打得溃不成军,最后自刎于乌江。后人写诗说:“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问题是过了江东,卷土重来又能怎样?只要韩信在,项羽就只能永远扮演失败者的角色。

 

可惜的是韩信只能改变楚汉之争的结局,却不能改变以后的历史走向。我们可以合理地假设一下,假如当初带兵去和匈奴人打仗的是韩信,而不是刘邦,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几乎不用多想,我们就能知道,那不是匈奴能不能赢的问题,而是败得有多惨的问题。如果是这样,那匈奴西迁欧洲就会提前几十年,那时他们面对的将是一个尚未衰落的罗马帝国,那么匈奴人就不能在欧洲呼风唤雨为所欲为,那么整个欧洲的历史将会改写……,当然,这仅仅是假设,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假设完了,我们只能感到可惜。

 

虽然韩信为大汉立下了天大的功劳,但我们应该永远记住一件事:活干得最多的人,得到的回报不一定是最多。韩信最后被吕后和相国萧何合谋,斩于长乐宫钟室内,罪名是谋反。这件事,司马迁写的《史记》里有详细的记载。对此结局,后人有摇头长叹的,有分外可惜的,但也许是十分相信司马迁的原因,很少有人质疑韩信谋反案的真实性。其实只要仔细考证这段史料,我们就会发现,这件谋反案中,存在着好几个重大的bug(漏洞)。

 

第一个bug,《史记》中记载韩信和另一将领陈豨(xi)密谋造反时说到:“陈豨拜为钜鹿守,辞於淮阴侯。淮阴侯挈其手,辟左右与之步於庭,仰天叹曰:……”这段话的意思是:陈豨来辞行,韩信“辟左右”——让其他人回避,然后抓着陈豨的手,先是仰天长叹一声,然后才开始劝说陈豨和自己一起造反……

 

即使我不说,大家也应该能看出其中的bug了吧。

 

我就奇了怪了,既然韩信劝说陈豨造反时已经“辟左右”了,也就是说两人的周围没有旁人,那这段话别人又是如何知道的呢?并且不但知道这段话的内容,而且连说话人的动作(挈其手)以及表情(仰天叹曰)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简直是活龙活现,就好像旁边有个摄像头,在现场直播似的。拜托,这可是造反,不是走秀,弄不好要砍头的!

 

那么这段话是不是司马迁本着多挣稿费的目的,采用文学创作手段,凭空添加的呢?当然不是。司马迁治史的严谨态度,是受到当时的学界一致肯定的。也就是说,他是看到过记叙韩信和陈豨谈话内容的档案,才会那么写。

 

那别人究竟是如何知道这段带着动作和表情的谈话内容的?按照常理推测,应该是两人当中某一个泄露的。那我们来考证一下。

 

是韩信泄露的吗?根据《史记》记载:“信入,吕后使武士缚信,斩之长乐锺室。”也就是说,韩信被抓后,根本没有得到公正的审判,甚至连严刑逼供这样的场面活计都没做,一被抓,立即送去砍头。也就是韩信来得快,赶紧抽空交代了几句遗言(见于史记),不然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当时是什么感觉。所以他那时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以及时间交代“犯罪经过”和忏悔“对不起人民”之类——人家就是想你立即死,要那些虚的干嘛。

 

那是陈豨说的了?既然是密谋,那在韩信造反之前,陈豨肯定要保密,至于韩信死了之后,为了不影响军心,那更要保密。陈豨失败后,也是当场被砍头,根本没有任何审判,所以消息也不可能是从陈豨这边露出来的。

 

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韩信在布置造反时,他的下属没有信心,为了鼓励这些人,韩信就将和陈豨联盟的事说了出来,然后其中一个下属将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弟弟,这个弟弟像《史记》记载的那样,跑去告密,于是大家知道了韩信和陈豨密谋的内容。

 

如果是这样,疑问又来了。韩信再啰嗦、再八婆,也不会把自己当时的动作、表情都告诉下属吧?再说,造反,并且是在敌人心脏地带造反,风险是很大的,前期保密工作应该是重中之重,韩信是战神,是一代军魂,不可能不知道这一基本常识。现在好了,反还没造,所有的秘密不但属下知道了,属下的弟弟也知道了,就差全长安的人都知道了,这也太儿戏了吧?所以说,这是一个bug,这个bug虽然不能彻底翻转韩信谋反案,但至少让我们对这件大案的真实性有了怀疑。

 

那让我们来看第二个bug:既然要造反,就得有兵力,可韩信当时已经失势,手中没有一兵一卒,那他造反的兵力从何而来?《史记》上记载说:信乃谋与家臣夜诈诏赦诸官徒奴,欲发以袭吕后、太子。意思是假造文件,赦免囚犯和奴隶,然后命令他们去攻打皇宫里的吕后和太子。

 

中国古代确实有赦免囚犯让他们去打仗的例子,不过在汉代,特别是刘邦在位的时代,韩信用这种方法造反,应该做不到。刘邦当初进关的时候就约法三章,因而汉初的法律应该十分宽松,虽然没有任何关于汉朝各年监狱里囚犯人数、特别是长安城内监狱里囚犯人数的资料流传下来,但据刘邦的约法三章来推测,当时长安城内监狱里的囚犯,应该是很少的。

 

不过既然没有任何资料可供考证,那我们就当当时长安城内监狱里的囚犯能够组成一支部队吧,不过作为军事大师,韩信不可能不知道,带领一群没有武器、从未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囚犯,去攻打由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的汉军精锐守卫的皇宫,成功率究竟是多少。

 

其实韩信想要得到兵力,何必要费这些事、搞这么多弯弯绕?有一个很简单的立即就能得到大军的方法。韩信在长安城内,应该有一定的人身自由,不然他怎么造反?既然有人身自由,那就好办。陈豨起事后,韩信可以立即带几个心腹出城,然后星夜兼程,直奔陈豨军营。陈豨见当代军神来帮自己造反了,那还不乐死?那么韩信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想要的兵力。

 

韩信一入军营,那就是蛟龙入了大海,战神有了军队,那就是宝剑在手,当时的世上,谁还敢和他争锋?汉高祖刘邦要是知道自己讨伐的对象由陈豨转换成韩信了,估计当时就会使出当初对付项羽的绝招:脚底板抹油——开溜!亲不亲,故乡人,知不知,老领导,刘邦对韩信的军事才能太清楚了!和韩信开战,基本是属于不想活的。刘邦即使跑回长安城,躲进未央宫,藏到被窝里,想起自己差点和韩信交手,也会吓得不停地用手摸胸口:“好怕,好怕。”

 

至于刘邦手下的将领,听说自己打的是韩信,目瞪口呆之余,那应该是归顺的归顺、投降的投降,临阵起义的临阵起义,反戈一击的反戈一击,硬撑着和韩信对阵的,都是知道自己已经得了绝症再也活不了几天的。

 

也许这些设想太乐观了,但不管怎么说,去自己同盟者的军营应该是一个很不错的造反创意,韩信舍此万无一失的方法不用,非要去做囚犯、奴隶的工作,这种造反,也太让人怀疑了。

 

第三个bug,韩信造反的时间问题。既然韩信和陈豨密谋共同造反,那就应该是陈豨那边干起来了,韩信这边立即就动手。这才叫联盟,这才叫共同起事。可根据史料,陈豨是汉十年九月造的反,韩信是汉十一年正月被砍的头。这中间隔了四个月的时间。也就是说,陈豨老实巴交地按照约定把事情弄起来了,刘邦也带兵出去讨伐了,可韩信这边一直没有动静,一直没有如约。他在等什么?等人上门来抓他吗?

 

并且一等就是四个月。四个月!贻误了四个月的军机啊!时间就是胜利、事不宜迟、迟则生变这些最最基本的军事常识不应该由我们这些普通人来告诉军神,这应该是军神在演讲中、在所作的指示中一再叮咛我们这些普通人才对!

 

这一时间差可以说是韩信谋反案中最大的bug,从这一bug中,我们可以隐隐约约看出韩信谋反案的真相。

 

第四个bug,既然韩信和陈豨联盟,那么两人之间应该有通信渠道。这一点,《史记》中也予以了确认,并且记载了两人某次通信的内容:汉十年,陈豨果反。上自将而往,信病不从。阴使人至豨所,曰:“弟举兵,吾从此助公。”既然这样,陈豨那边的态势韩信应该很清楚。那么萧何用陈豨已死的的假情报诓韩信进宫就显得特别搞笑了。这不是骗子骗到行家门上来了吗?

 

陈豨明明还在和刘邦热火朝天地干着,萧何却跑来说他已经死了,以韩信的聪明,应该立即就能看出,自己准备造反的事已经败露,萧何肯定知道了。萧何知道,吕后肯定也知道了。那还等什么?应该立即趁着萧何说得吐沫横飞,对手下使个眼色,把萧何扣押起来,然后按照既定的造反程序按部就班地来。如果觉得获胜的把握不大,那也应该把萧何当人质,带上他实行B计划,离开长安,直奔陈豨的大营。这才叫军神造反啊!可实际情况是,萧何跑来骗人,韩信明明知道不可能,居然也信了,居然傻乎乎地跟着老领导进宫受死去了!这个bug也太大了吧!

 

当然,我们也应该考虑古代通讯手段十分落后这一因素。不过韩信既然和陈豨联盟,那么双方应该会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人力、物力,保持通信渠道的畅通。韩信限于已经失势,可能做不到这点,但陈豨是完全有能力做到的。再退一步说,可能两人之间的联络有时会受阻,并且正好是在萧何来行骗这段时间,但即使如此,以韩信的军事才能,对战场上的局势应该有一定的预测——都要造反了,那还不把自己所有的军事才能、所有的注意力全用上啊!那么根据自己预测的结果,他也会立即发现萧何是在撒谎。

 

结合这几个bug我们可以发现,韩信的造反,造得十分奇怪。明明有现成的军队,他却不用,反而跑去整些没用的。和别人约好一起干,别人动手了,他却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拖着等着,一再贻误战机,一贻误就是四个月。不但如此,最最奇怪的,是在发现别人已经知道自己要造反的事后,他居然还无动于衷,木头木脑地跑去送死。

 

这场反造得也太烂了吧!

 

看到这里,很多人应该已经知道,韩信谋反案其实是一桩被掩盖了两千多年的惊天大冤案!而冤枉他的人,主谋显然是杀他的吕后,副手则是他的老领导、朝中的相国萧何。那吕后为什么要冤枉韩信并且杀之而后快?结合当时朝廷中的政治动态以及刘邦死后西汉政治的走向,我们就能看出端倪。

 

刘邦死后,吕后以女子之身,在重男轻女之风十分严重的西汉,逐渐走上权力的顶峰,最后临朝称制,成为实际上的皇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够走到这一步,吕后之前当然做过很多铺垫,韩信被杀,正是处于她为日后做铺垫的时期。

 

我们应该知道,要想专权,就要有威信,而在中国古代,竖立威信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人。当然,杀什么人也有讲究,杀普通人不行,那样起不到震慑全场的效果,必须要杀名气大的,只有打倒权威,才能在人们心中取代权威的位置。这些道理,吕后自然全明白。

 

汉十年九月,陈豨谋反,皇帝刘邦带兵出征,离开了长安,留守后方的吕后终于等来了杀人立威的最佳时机。可是该杀谁呢?张良吗?不行。那可是自己人,即使不是自己人,那也是自己政治上的盟友,自己还指望他在丈夫面前为儿子说好话。萧何呢?也不行。毕竟是几十年的乡党,并且他现在还受丈夫重用,最重要的,萧何作为相国,在朝中势力庞大,杀他会后患无穷。

 

吕后把朝中威名卓著的大臣全想了一遍,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韩信身上。

 

韩信当时的情况是:威信高,名气大,大到朝中有的高级将领见到他,情不自禁就向他磕头;同时他还落衰,在朝中不但没有任何权力,任何势力,而且受到皇帝的猜忌。这样的人可谓是用来杀人立威的最好肉靶。杀这样的人,不但能快速地树立威信,而且没有任何后患,并且还能得到皇帝的赞赏,简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估计吕后想到这些,情不自禁地就笑出声来。

 

不过杀韩信也有棘手的地方,韩信名气、功劳实在太大,如果案子办得不严密,肯定有麻烦。想案子办得严密,就得找专业人才,而萧何的相国府里,这样的专业人才多如牛毛。

 

萧何被请进宫后,吕后稍微露点口风,官场老手萧何立即就明白了。作为一名政治上的保守派,萧何自然不会先置可否。他的心中,开始立即作政治上的利弊衡量:韩信是自己推荐的,以前他打胜仗,自己也跟着沾光,现在他失势了,保不准哪天会做糊涂事,那时自己也会受牵连,现在杀了他,一劳永逸,永绝后患,这哪儿是吕后请自己帮忙,这简直是在帮自己忙!

 

两位大佬思想一统一,相国府的谋士、笔杆子、法律人士立即开始忙碌起来。

 

他们应该是这样一个思路:要杀韩信,得给他按个罪名。什么罪名?当然是谋反罪,其他的罪名也配不上他,再说大家都知道,他心中对朝廷一直不满,给他按个谋反罪,有些不动脑子的人想都不想就会相信。可他已经没有军权,手下一个兵也没有,怎么造反?这好办,就说他假传圣旨,赦免囚犯,带着这些人造反。反正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事。可仅仅靠这些人,兵力也太微弱了吧?陈豨不是在外面造反、皇帝不是带兵亲征了吗?那就栽他个和陈豨合谋、里应外合。那他和陈豨合谋造反,朝廷是怎么知道的呢?当然是有人告密。中国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都不缺告密者,这点不用愁,愁的是如何找一个政治上可靠、口风比较严实的。于是,《史记》上记载的那位告密的韩信属下和他弟弟进入了相国府人的视线。

 

这样的思路虽属推测,只是很多种可能中的一种,不过即使和事实有不符之处,也和事实差得不是太远。文革中被人整过或者整过别人黑材料的人都应该熟悉这一套。

 

在刘邦离开长安讨伐陈豨的四个月时间里,长安城的某个地方,一个工作组一直在高速运转着,而这个工作组工作的对象韩信却蒙在鼓里,丝毫不知道自己正在造反。这也是《史记》中记载的韩信既然造反,为什么四个月没有任何动静的原因。最可笑的是陈豨,可能他造反造了四个月,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重要的军神同盟。

 

一切准备妥当后,吕后开始动手,接下来的事我们在《史记》里都看到了。韩信一死,大家升官的升官,发财的发财,安心的安心,吕后则得到了她一直想要的威信,朝中的大臣见她连韩信都敢杀,每个人都很自然地怕她三分。吕后在这件事上尝到甜头后,再接再厉,后来又对另一个功臣梁王彭越下了黑手,至于方法,嘿嘿,根据《史记》记载,和对付韩信的一模一样。这就叫轻车熟路吧。靠着这些功臣的鲜血,吕后终于走上了专权的道路。

 

韩信死后,大家都得到了想要的。而当时整理的办案材料,则被当成档案,扔到皇宫里的架子上。司马迁写史的时候,这件事已过去一百年左右,所有的人证物证都已湮灭,他只能根据这些架子上的档案记载这段历史。所以我们才能看到那些原始材料中的重大bug。

 

其实撒谎要是撒得粗点,反而会让人相信,撒得太细,往往会露出马脚。这个道理一些高明的撒谎者不是不知道,只是他们心里有心结,他们总是害怕撒粗了,别人会不信,所以只好往细里撒,结果一不小心,就画蛇添足,这就是我们在韩信谋反案中,看到韩信和陈豨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所说话的内容以及动作、表情的原因。

 

不过无论撒谎者多高明,谎言终归是谎言,总是会被看穿的。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就是这个道理!

  评论这张
 
阅读(3225)|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