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晋的个人主页

 
 
 

日志

 
 

忘记她,想念她(一)  

2006-11-26 19:48: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忘记她,想念她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潜伏在这边,意兴阑珊;她辉煌于那边,兴致盎然。就象是春天和冬天,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偶尔的相遇,稀疏的联系,过后是长久的沉默,一切仿佛又恢复到了从前。只不过我这边是相忘于江湖,不能忘怀;她那边却是无尽的厌恶和嫌弃。

 

不咸不淡的交往,仿佛就是为了增加她心中对我的厌恶似的。

 

邂逅

 

那天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阳光,一样的蓝天,一样的让我窥探故事的周围人群。有些事情,总是要等到过后才知道重要。

电力路上的电信营业大厅还是和以前一样吧?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去了。我们一生中去过很多地方,有些之所以被记住,是因为那里粘带了一段记忆,或者是某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方式。

营业大厅的格局和其他地方的也没有什么不同,一道隔离栏杆,里面是忙碌的职工,外面是等待办事的客人。

仅仅是因为一点小事情,我才出现在这里。正是中午,每个人都有点困倦,有一些哈欠被隐藏起来,流淌在我们每个人迷茫的眼神里。我百无聊赖,只能以观看别人打发时间。可每个人都那样普通,看完之后,只会更加无聊。直到她出现,才有了变化。

那是我第三次踱到隔离栏杆前,发现正在排队的人中多了一个,那就是她。确实,她青春可人,美丽大方,不过让我不能忘记的,是她不经意之间从神情中流露出来的某种东西,这种东西的成分十分复杂,有点高贵,有点自信心高涨的嚣张,还有点某种高度之下的仿惶,可能是忧伤,也有可能是某种愁绪。这一切,都布置出一张让你看不清的网,一下子就捕获了我。

她是来办小灵通的,可惜的是她拿的是她父亲的身份证,我只能知道她的姓。幸好身份证上有她的住址,幸好办理小灵通是需要她家里电话的。就在里面的人报出她的小灵通的号码时,她不知道,除了她,还有一双耳朵也在仔细聆听。一切都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完成,就象是一次偷窃。

她走出大厅,几乎毫无痕迹。我看着她走过一条街,忽然发现,今天和以往的任何一天都不同了。

 

 

 

 

二:联系 1

 

仿佛来自千百万年前的某个星体,和另一个星座在宇宙黑暗的深处相撞,虽然这个世界懵然无知,可是我感受得到。就象是对未知的知识一样,我的心中充满了好奇和疑问,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这二十多年她是怎样度过?最重要的一点,她的美丽是不是已经属于他人?

 

两个多月过去了,我一直都没和她联系。那个电话号码被我翻出来无数次,已经熟悉到无需再记忆,在我心里,她已经被数字化,这几个数字已经代表了她,以致最后在日常生活中看到这个号码上相同的数字时,我就感到亲切,仿佛看到了她。

 

可我一直没有打。

 

虽然我不屑于使用,但我已经熟知人情世故,并且受它规范。我仿佛已被它固定住,不敢越雷池一步。我的自尊似乎也不容许我这样做。假如被她拒绝怎么办?那将使我无地自容。

 

一见钟情确实是有,但是不能用来作为行事的原则。

 

我患得患失,就象一个小本经营的商人,既梦想着投机发财,又害怕着里面的风险。

 

同时,我也知道有些东西还是沉在水底为好,那样还能看到波光荡漾的美丽水面。一旦被戳破,只会看到它狰狞的本来面目。我之蜜糖,人之毒药。这件事,对我来说,代表着美好,可对她,被一个陌生人打扰,也许就是无尽的恐惧。

 

最后,我也想知道她的美丽和她的内心深处无意流露出来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对我的震撼吸引影响究竟能有多深,也许就象大街上某个一晃而过的美女,仅仅是一时的激动,然后好象火花,瞬间熄灭。这需要时间来检验。

但是在内心深处,我已经知道,已经无须再检验了。想要给她打电话的冲动一次比一次强烈。可每次拿起电话,拨打那熟悉的数字时,有时是拨两个,有时只拨了三个,最多时也只拨了五个,我就会赶紧放下,仿佛话筒是一团炙热的火焰。激动犹豫紧张,还有一点害羞。给她打电话已成为一个平凡人所渴望的冒险。

究竟该说些什么好?是该真诚坦荡,告诉她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还是该迂回曲折,曲线救国?也许间接一点好吧。我无数次地精心设计着和她谈话的内容,仿佛在策划一场阴谋。第一句该说什么,她会有哪几种反应,对她的每一种反应,我该如何回答才能吸引她,不让她挂断。接下来她对我的每一种回答又有什么反应,对她的每一种反应我又该如何回答……我就象是下棋那样思考,思考出来的答案就象是电脑的操作系统,变成了一个个根目录。如果把我当时所有的思考写出来,那最少会是一本厚厚的书。我似乎已经掌控一切,已经成竹在胸,没有一点问题。

 

可我就是不敢给她打电话。

 

上车下车,平凡的动作因为目的地的关系而变得重要了。我按照她父亲身份证上的住址,找到了那儿。那是一条小路,我已经走了无数次。闲逛的人群,内心紧张的我,高高的房屋。也许她就住在我旁边的这幢房子里,此刻正悠闲地生活着,一敲门,就能看见她。也许在我东张西望时,她曾经在我身后经过。但是或许她早已嫁为人妇,根本就不住在这里。忽然间我想起:象她这样美丽优秀的女人,如果还没有恋爱,那似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我被这个想法逼得惊慌失措,落荒而逃。

回到家,我有点死心。算了吧,就这样算了吧,让真实随风而逝,只需留下虚拟的美好回忆。也许日后会在茫茫人海中再次相遇,那时微笑着告诉她这些,看到她的笑脸,不是也很美好吗?

可那时的后悔该如何面对?

  评论这张
 
阅读(95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